玉溪在线,玉溪新闻网,玉溪信息网,玉溪信息港,玉溪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玉溪生活 >

蒙自:越来越有大城市范儿

时间:2018-03-16 17:1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226.com
我的家乡在蒙自,18岁外出求学时,它还是滇南的一个小县城,但有山有水有人情味。 蒙自有很多“第一”,除有享誉全国的过桥米线发源地、中国石榴之乡等美誉外,还曾诞生过云南第一个海关、第一批外国驻滇领事馆、第一家外国银行、第一个邮局、中国第一条民

  我的家乡在蒙自,18岁外出求学时,它还是滇南的一个小县城,但有山有水有人情味。

  蒙自有很多“第一”,除有享誉全国的过桥米线发源地、中国石榴之乡等美誉外,还曾诞生过云南第一个海关、第一批外国驻滇领事馆、第一家外国银行、第一个邮局、中国第一条民营铁路等。

  朱自清曾为蒙自写下一篇《蒙自杂记》。在他的眼里,蒙自是这么有烟火气息,小而可**。这里的节奏是慢的,大街上是慢悠悠走路的行人,慢悠悠开车的司机;米线馆子里是慢悠悠上菜的服务员,慢悠悠品尝烧豆腐的食客;更是有许多像我大爹、叔叔一样,一杯小酒就能消磨两个小时的“老蒙自”。

  昆明有我的梦想,家乡有我的父母。近几年蒙屏、冷清二级公路和玉蒙铁路、锁蒙高速公路等一批交通主干道的建设,使我的梦想和家乡连在一起。而随着蒙自机场、弥蒙高铁的建设,来往两地之间的交通还将更加便捷,选择留昆时心里的斗争和取舍,现在越来越不是问题了。

  农业小县变滇南中心城市核心区

  大年初一,老朋友聚餐,地点选在蒙自一个新的商场。

  “怎么去商场吃饭?”我心里颇有疑惑。

  “你太不关心蒙自发展了,商场里面吃喝玩乐******样样都有,不只我们蒙自人,个旧、开远的都开车来这里消费。”朋友说。

  “蒙自这两年变化可大了!好多地方你可能都不一定认识了。”吃完饭,朋友开车载着我这个“游客”逛起了蒙自城。条条横贯城市南北东西的道路宽阔平坦,小时候居住的低矮平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林立的楼房和**园式的广场。

  “咱这过年和大城市也没啥区别了,饭店、超市不像过去初五前就不营业,现在很多都照常开业,想买啥都能买到。”刚从超市里拎了一箱车厘子的朋友说,你还记得吗,十多年前,蒙自还没有稍微上档次的商场,那时,蒙自人买好一点的衣服、买家电,甚至买日常的生活用品,一般都得到个旧采购。

  这几天吃腻了米线的我,想换一换口味。出了小区,随意走进一家东北饺子店,店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趁着等饺子熟之际,我便和他攀谈起来。店主也是一个直爽人,他告诉我,5年前,他和老伴从老家沈阳到了蒙自,当时街上主打北方面食的店很少,现在陕西肉夹馍、兰州拉面、河南老面馒头在蒙自都不新鲜,一开始也担心这里人吃不惯饺子,但事实证明,蒙自人的胃是“开放”的,只要手艺精、味道好,生意就不差。

  “蒙自的气候条件、市政建设都不错,而且现在当地人普通话的普及率也很高,交流起来很方便。”他说,以前自己和老伴春节会回沈阳过,最近两年都是让子女来蒙自过春节,蒙自已经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

  这几天,和朋友聚会时说起像世纪金鹏这些新名片,各行各业的朋友们七嘴八舌地描述着,在他们充满自豪的言语中新蒙自渐渐清晰起来:红河综保区成为云南第一家综合保税区;去年,蒙自跻身全省县域经济十强县、中国西部县域经济百强县(市)……

  十多年间,这块人杰地灵的边陲之地由一个农业小县华丽转变为滇南中心城市核心区,跑出了惊人的“蒙自速度”。

  我们家的穷亲戚都变富了

  初二这天,爸妈带着我去西北勒乡走亲戚。

  提起蒙自,很多人都知道石榴,但除了石榴,西北勒糖心苹果也成为了蒙自的一张新名片。一直以来,“西北勒”都是贫困的代名词。上世纪90年代末,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才有500余元,财政收入为零。当时的蒙自县政府甚至动过撤销西北勒乡,将村民整体搬迁的念头。

  车行一小时,就来到舅爷家。舅爷笑呵呵地站在门口,穿着件簇新的羽绒服,踏着一双镶绒皮鞋,精神头十足。记得上一次见舅爷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印象里他穿着一件有很多个口袋的藏蓝色衣服,在北大街上卖苞谷。

  当时,从舅爷家坐汽车到蒙自城里要**五六元,舅爷舍不得,周六夜里就用马驮着苞谷、柴火到城里卖,到了城里,已经八九点了。中午,他从来不敢在外面吃饭,太贵,他吃舅奶给他摊的苞谷粑粑。有一天下午,舅爷来敲门,只见他帽子歪戴着,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脚上是“张嘴”的胶鞋。妈妈一问,才知道舅爷眼睛不好,卖苞谷的时候收了一张100元的假钱。舅爷也想把手里这张假钱用出去,米线店服务员把米线都端到他手上了,他却站起来跑了,实在不忍心用那张假钱骗别人。那时,我觉得舅爷真可怜。

  舅爷有些自卑,来城里很少到亲戚家,即便我妈在路上遇到他,拉着他到我家吃午饭,他也犟着不去,怕把我家里的地板弄脏。逢年过节往我家送苞谷、荞麦,也只肯在门口,头伸进房里打个招呼,却从不愿意进门。

  谁都没有想到,改变就是从一颗小小的苹果开始。西北勒乡苹果产业的发展始于1995年,2001年初见成效,之后在市供销合作社的牵头和支持帮助下,组建成立山里红苹果产销专业合作社,舅爷也加入了。如今,一片片石头山变成了果林和果园,西北勒的苹果产业越做越大,目前,苹果的种植面积达到了6万亩,预计到2020年发展到10万亩。

  舅爷把背挺直了说,“我们种的苹果,外国人也吃!”原来,西北勒海拔高低纬度、昼夜温差大,苹果不仅口感好,还比全国同类品种苹果要早熟一个多月,所以就连苹果丰产地山东和陕西的客商都看上他们这里的苹果,纷纷前来选购,批发价达到20元每公斤。经过筛选、包装后,空运到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沈阳等20多个大中城市,还出口到了泰国、越南。

  看着舅爷抿着小酒的高兴样儿,我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见过了,怕是有五六年了吧!

  舅爷的生活好了,四婶买车了,二姑一家去三亚旅行过年了,我们家的穷亲戚都变富了!家乡的变化不仅从蒙自夜景、高楼里看出了,更从我家亲戚喜悦的眼里看到了。

  (首席记者李思娴)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