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在线,东海新闻网,东海信息网,东海信息港,东海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东海历史 >

古镇曾经汇集7馆8会 百年瓦房店历史悠悠(多图)

时间:2018-01-14 06:2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惟一保留下的清代凉亭在上世纪60年代改为住所,木屋墙体是用殿堂的牌匾拼成的 瓦房店小学修建在先前“泰山庙”遗址上,一株百年桂**树和一棵百年迎客 松陪伴孩童的琅琅书声 曾**刈磐叻康臧倌耆僖娜魏右谰煞缙嚼司 老裁缝亢家福像对待祖传家产一样守护

惟一保留下的清代凉亭在上世纪60年代改为住所,木屋墙体是用殿堂的牌匾拼成的

瓦房店小学修建在先前“泰山庙”遗址上,一株百年桂**树和一棵百年迎客 松陪伴孩童的琅琅书声

曾**刈磐叻康臧倌耆僖娜魏右谰煞缙嚼司

老裁缝亢家福像对待祖传家产一样守护着这些老房子

连接瓦房店与向阳镇的是一座铁索桥,每天人们结伴去向阳镇卖菜,

再将日用品从镇上背回

县城通讯****的业务员来瓦房店推介新业务

    古镇史悠悠

  瓦房店是汉江最大支流———任河下游的一座古镇,位于紫阳县城西南八公里处。历史上瓦房店水路通畅发达,是连接陕南与四川的重要水路商埠,清代中期,四川、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及西北五省客商曾云集于此,经营茶叶、生漆、桐油、蚕丝等山货土特产。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各地商贾纷纷捐巨资兴建会馆,以供同乡、同业聚会或寄寓之用。曾经形成川蜀馆、武昌馆、江西馆、湖南馆、九江馆、山陕馆(又称西北五省馆)、黄竹馆7馆8会的鼎盛局面,兴盛长达百年之久,昔有“小汉口”之称。

  文革时期,会馆的精美建筑、雕刻艺术成为“破四旧”首当其冲的牺牲品。历经百年沧桑的会馆早是衰败殆尽,只有山陕会馆里的百年桂**树依然枝叶繁茂,每到中秋时分桂**开时,随风飘远的浓郁香气**佛将人们的思绪定格在从前。留在人们视线里的江西馆和川蜀馆也已是一派没落景象,虽可窥探往日辉煌,但也是岁月流逝,让人多了些伤感的情怀。

  1989年安康水库蓄水,瓦房店近千户人家举家迁徙到河对面的向阳镇,当初规模最大的武昌馆、湖南馆被淹入水底,在枯水期武昌馆尚可露出残缺墙垣,仰天长望。如今难离故土的80多户人家依旧留在瓦房店街道,用记忆陪伴瓦房店残存的风韵。

  风貌独存留

  山陕会馆基本保存下了当初的风貌,除山门、正殿、凉亭外,会馆**ナ潜4孀钗暾囊徊糠帧;峁菡钤谏鲜兰60年代曾作为瓦房店粮管所储备粮食的仓库,侥幸保存了大部分原貌。与会馆一墙之隔能存储100多万斤粮食的圆拱粮仓和会馆共同走过一段不平凡的岁月。至今还居住在粮库的老粮管所所长周其文清晰记得,文革“破四旧”的时候,几个红卫兵爬上会馆的**ィ菁股暇赖牧铩**瓶等饰物用脚生生踹下摔碎,门口一对扁狮雕琢精巧的牙齿、利爪也未能幸免,被当场“拔牙剁爪”。正殿的诸多牌匾拆了下来,用做改建房屋的围墙。惟一留存的一座凉亭上面依稀可见灰浆遮掩下“松声作焉”、“静浪恬风”字样牌匾的影子。如果你仔细观察,院落的界墙上至今还铭刻着岁月的记忆,一枚浮雕“五角星”嵌在墙脊的滴水瓦上,一同融入百年会馆的沧桑中。

  会馆沧桑中

  沿山陕会馆拾级而上,依山腰矗立着依旧妖娆的江西会馆。已经62岁的亢家福是瓦房店惟一的裁缝,他在江西会馆边修建了自己的铺子。他喜好文学、善雕琢,铺子里堆积着自己多年刻就的木雕作品。多年来亢家福热衷搜集关于瓦房店的趣闻逸事,常走访健在的老辈人家,整理他们口述的历史。从小就生长在瓦房店的亢家福对已经衰败的瓦房店会馆痛心疾首,每遇游人,总会游说一番,希望多一些保全之策。会馆前一雌一雄两只遥望任河的石狮雕工精美细腻,尽显工匠的奇思妙想。前些年,有人想将这两只高约半人的守门石狮买走,亢家福说:“谁也别想动老祖宗留下的基业!”在交谈中,亢家福多了些忧虑,会馆里的正殿、厢房已经倒塌,正殿墙面上的戏曲折子壁画也经不住岁月剥蚀,渐渐成了土色,再不修缮,**怕连这些**媳谝布蛔帕耍

  川蜀会馆同样也遭受着被遗弃的命运,孤独地淹没在江边一片瓦屋土墙的民居中。要不是路人指引,你**怕很难找得到,只有一个檐角还依稀可见往日的喧闹。一位老妇人在与会馆一路之隔的青石板房顶晾晒豆角。老妇喃喃自语:这里曾是“小汉口”哩!山下山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我再没见过那么热闹的场面!我立在川蜀会馆的檐角下,想象不来这位老妇人口中喧闹的概念。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白居易《琵琶行》里的一句诗词此时诵读恰到好处,商埠不再,繁华何存!或许这就是瓦房店不可回避的命运。喧嚣也好,败落也好,也只能看做过眼云烟罢了。

   本报记者  赵航  文/图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